学院首页 | 学生工作处 | 加入收藏   
您的当前位置: 首 页 >> 心理美文 >> 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9-14  浏览次数:

艺术设计学院     谢礼豪

不配拥有,以后,便不再拥有。

相对尽是无言。两相摇曳,不惹尘埃,只在那微茫一角安然绽放,静卧时光,静享悠闲,任岁月从躯体走过,留下深深浅浅,没有记录何种相念与不舍,只如华灯初上那一刻与夜的沉默,几许微亮响应,便已不再寂静。

逃离笔尖的墨痕再无流动,案上宣纸已是明明暗暗,瑟瑟晚风一起一落溜进缝隙,却也安安静静不扰夜的安眠。

平平淡淡踏过梦境,找寻不到留恋的梦景,第一眼残存有模糊的光影,然后所有便已全然逝去。芳华亦是可念,所念却并非芳华。拾不起那遥远的残红,像是早已走散了的回忆,被留下一段空白,谁也不愿涂满,谁也不能涂满。

落日洒下温暖,照亮原本灰暗的侧脸。浪花无声起伏,携着四季已老却于茫茫世间洒下唯我一刻。飘摇于秋日的风,掠过泛黄树梢,是在默默微笑。他感受到秋的微凉,却心存春的芬芳,无言已有与未有,以最平静的双眸凝视内心最深处的所有。

那一缕轻唤,萦绕在每处由大地珍藏,幻想即为虚妄,而那一指美好便存于虚妄,尽力去触碰原就只剩下远方的风光也只是停驻在那里与人观赏,随即消散。从未将流年留住,风霜已被深深烙下。

散步街巷,落叶纷起,他随时光前移,而残留被推向身后,只是简单将画面凝于脑中,而此刻也只剩下拼凑不起的碎片,连回味的资格也已被剥夺,或许自我愿将这份寂静保留,存于天阑,不至消散。

梦醒时残阳已不刺眼,来回摇晃的藤椅,留下一寸浅薄的影,既不诉说,也不离去,却也只剩下那寸浅薄的影,静守天明。

纷闹人群来来往往,清浅烛光也已三三两两,当垆人清笛悠扬,立巷客低声和唱。岁月从不给人太多选择,又有谁有资格选择。当时直道尽事寻常,所有皆为坦然,而今模糊只剩斑点,也让美好远成斑驳。不惹眼球的装点成不了谁人的焦点,却也有其存在的份额,像不被珍惜遗漏成为边缘的点缀却也美得自然,美得得体。

灰白天空烙印着有你走过的风景,却没有正在行走的脚印。树影稀稀疏疏,不作声响,抬头向天空张望,不知道能够找寻到什么,不知道该去找寻什么,就那样呆呆翘首,像是要洞穿一切,然而又那么平凡,平凡得连空气都不愿驻足。

穿过文字汇成的历史,所有人都不免为之一震。漆黑窗外瞥不见零星星火,所有猜测汇成浩瀚二字将一切的不可语及描述成简单符号,留人记起。

世界是一种记忆和相反的另一种记忆永无休止的斗争,无因而始,也不知何时可终。彼此留心,在纷扰中本就难觅,何以强求。因为难求,所以难舍。

书卷中尘封的记忆,院子里片刻的回忆,村口边宁静的守望,所有都应该珍藏,珍藏至双眼,脑中,心里,以及更深处。当回首念及曾经,才算有可以言语的乐与哀,有值得品味的酒,有应该重温的微笑,你才不至寥寥无言,空踏时光。

版权所有 河北地质大学
学院地址:河北石家庄市槐安东路136号 邮编:050031
冀ICP备字021351号